Lahav 管理教育.
卓越领导​

联系我们

关于 Lahav 管理教育 - 卓越领导

特拉维夫大学 Recanati 商学院的 Lahav 管理教育是以色列管理教育中的领先开发者和提供者。Lahav 的使命是帮助组织管理资源的开发和人才管理,以及为管理人员提供学术大本营,帮助他们在整个职业生涯中发展知识、技能和能力。

政府官员、高层管理人员和企业家量身定制的计划

有效的创新能力、创业者的思维方法和成熟的创新能力是任何公司都应具备的战略资产。更重要的是将这些系统结合在一起的能力以及形成连贯过程的能力(即“内部创业精神”),以便创造可持续的竞争优势。创新和企业家精神的合理方法的作用是把好的想法转化成实际的产品和服务,并为公司以及整个社会创造价值。 
Lahav 的计划引进了先进的知识和最佳实践,涉及创新、创业、内部创业、企业战略、知识的商业化和其他对领先的业务方案的成功至关重要的学科。此外,该计划还扩大了参与者、政府官员、高层管理人员和科技企业家与以色列先进的科技产业以及一般的以色列工商业界之间的联系。
在过去的几年中,Lahav 已经接待了众多来自中国、印度、韩国、巴西、阿根廷、俄罗斯等国家的高层管理人员、政府官员以及企业家的代表。
 我们提供这些独特的计划将对各自领域都有很大影响的全球和以色列的仁人志士汇聚在一起,以便相互学习和成长。
我们邀请各个国家的政府官员、高级管理人员和企业家齐聚在世界最重要和最有活力的国家之一,与该地区高等教育的领先机构合作,共同提高自我价值、接受教育和享受生活。

关于特拉维夫大学 (TAU) – 推动知识、创新和创业

坐落于以色列的高科技和文化中心的心脏地带,特拉维夫大学以其最好的面貌展示着以色列 — 全球化、高效率和创新。
特拉维夫大学是全国规模最大、最全面的高等教育机构。特拉维夫大学拥有 30,000 多名学生和以色列最大的医疗教学和研究综合楼,其中有涵盖科学、人文学科和艺术等领域的 125 所学校和部门。
在特拉维夫大学,“跨学科”是学术文化的核心价值。大脑研究、环境研究、纳米科学、可再生能源、网络安全、基因组学、生物信息学、生物物理学、考古学、犹太研究和电影等均设立了公认的卓越合作中心。

凭借其较高的排名、雄厚的跨学科实力以及优越的中心位置,特拉维夫大学吸引了全球的合作伙伴。特拉维夫大学在科研出版物的数量和影响方面在以色列排名第一,并成为以色列 69 所高校中学生的首选。
世界各地一流的大学和组织纷纷积极寻求与特拉维夫大学在研究和教育计划等方面开展合作。这些包括哈佛大学的天体物理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流行病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法律、西北大学凯洛格商学院的商务技术、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医学、美国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 (NASA) 的太空领域、美国国防部的安全技术方面、多伦多大学的神经科学,以及欧洲核子研究委员会的物理学方面等众多学科和领域。特拉维夫大学还与技术和产业方面的巨头建立了合作关系,如英特尔、谷歌、塔塔、梅尔茨以及强生公司等。
此外,特拉维夫大学与中国超过 30 多所大学和研究机构签署了协议和合作备忘录 (MOU)。
学术关系方面注重教育、科研以及技术转让等方面的协作。最后一方面对渴望与特拉维夫大学合作的工商业界非常具有吸引力。事实上,顶级商业领袖会定期访问特拉维夫大学,寻求在对所有国家都至关重要的领域方面的合作,如水技术、可再生能源、食品安全、医疗保健、对抗污染以及战略重点的其他问题等。

技术转让

该大学通过技术转让公司 — Ramot — 对其实验室发现进行商业化处理。迄今为止,特拉维夫大学已经申请 2400 项专利,其专利数量在全球学术机构中位列第 29 名。

该大学提供的新技术已经产生 65 家创业公司和 198 个许可证。目前,基于 TAU 知识产权的 20 项药物和医疗治疗仍处在开发阶段,而且大学的实验室中还在调整多个治疗方案以便进行商业化管理。

关于以色列 - “创业之国”

近几十年来,以色列向创新和企业型高科技导向的巨大转型已经获得全球的广泛认可,它已成为当之无愧的“创业之国”。研究、创新以及创业已逐渐被视为以色列经济思维方式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以色列创业公司的众多成功并购案例已经把我们这个小国家变成某些领域的世界领导者。此外,全球领先的技术公司(如谷歌、苹果、英特尔、微软、Facebook、思科、IBM、San-Disk、惠普、SAP 等)均在以色列设立了其规模最大和生产率最高的实验室和研究设施。

很多专家都很好奇是什么让这个建国只有 65 年,常年硝烟弥漫、资源匮乏、仅拥有 800 万人口的弹丸小国产生了比其他很多国家(如日本、中国、印度、韩国、加拿大和英国)都有优势的众多创业公司?

促进以色列经济增长的独特生态系统有很多因素:

第一个是兵役制。兵役制为企业家提供了拓展各种关系网和技能的潜在机会。以色列国防军 (IDF) 的兵役为以色列年轻人创造了在一个重视个人创造力、智慧和随机应变的能力的相对独立的环境中的,让他们在其中获取独特生活经历并形成广泛的责任感。 

第二个因素是外来移民。根据定义,外来移民就是冒险家和企业家。如今,10 个以色列犹太人中就有 9 个是外来移民或是外来移民的第一代或第二代后人。这一特定的人口属性激励着人们去碰碰运气、尝试冒险,因为移民本身已经一无所有,而且已经经历了冒险。

第三个因素是鼓励和支持投资创业和创新的政府政策。

另一个因素是创业者和投资者之间地理位置的接近。企业家通过探索本地的资源寻求启动资金。当企业家和投资者在地理位置上临近时,彼此之间就会建立起信任的纽带,因此正式的控制机制就变得没那么重要了。正是由于众多本地投资者之间的强烈信任和熟悉,联合投资也就更加强大和有效。

另一个突出的现象是,很多以色列的组织是“天生全球化”。由于以色列的当地市场规模较小,这些组织从萌芽阶段就开始利用全球关注并将他们的资源用在国际性合资企业中。天生全球化的以色列公司在创立伊始就坚持着无国界的世界观,并且很快制定了海外扩张的战略。

最后但是同样重要的是成功的学术研究,这些研究往往被大学的技术转让公司进行商业化处理,充当行业的“联络员”,为他们带来有前途的科学发现,进而引起了业界关注。这些公司为不同的大学院校、学生和研究机构创造的发现提供法律和商业框架,同时利用专利保护发明和知识产权,并通过与企业合作为市场带来更多的科学创新。其中一项推向市场的成功技术的预期结果的证明是 71 家以色列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交易(仅次于中国的非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作为对创新研究的强大支持者,以色列目前已经产生 14 位诺贝尔奖得主,是世界人均诺贝尔奖得主比例最高的国家。
有关以色列在创新和创业方面的投资的一个有趣的事实是,以色列的人均高技术风险创业企业和风险投资行业比世界任何其他国家都多。以色列将其国内生产总值 (GDP) 的 4.7%(2479 亿美元)用在了科研方面,这在全球是最高的比例!

此外,凭借着众多的创新联系 (GII),以色列在知识和技术输出 (GII) 方面位列世界第三,在企业成熟度方面排名第五,这更加刺激了我们的高度创新并带来了更强大的商业环境。